性感安和,在线开车

随缘ID:Awren
墙头忽然暴增的没节操快车手一枚。请看好哦,没节操+快车手。意思是混沌邪恶,还爱开车。非战斗人员请自觉退避。
博爱党,萌的cp很多,也不一定会掉落什么粮。

『汉康』暗影城市(吸血鬼AU,马库斯×900有,后期R18)

9.
卡姆斯基推开车门,撑着他的纸伞走入大雪中,几步后就不见踪影了。
我和900在车里枯坐了三个小时,等雪慢慢停下,找辆车来把我俩拖走。
说实在我挺尴尬的,刚才在那个凄婉的气氛感染下,我吻了康纳,结果让他兄弟逮个正着。
然后现在他兄弟还一言不发的坐在我背后,看起来全身散发着不怎么高兴的气场。
现在我回想起来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我不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了,结果这爱情来的太快简直像龙卷风啊,算算我俩认识了才不到两个月。
“他真能治好康纳吗?”我本着缓和气氛的目的问900。
他冷冰冰的说:“比在这里等死的生还几率大。”
听这口气呛的!他果然看我不爽!!
我也有点怒了,平常来说我早呛回去了,但是我现在总有些吃人嘴短的心虚感,所以还是压回我内心的怒火:“你俩谁大?”
“他。”
我心说怎么搞的弟弟比哥哥还壮,是不是在肚子里营养分配不均啊。他俩当时爬出来的顺序真该调换一下。
900终于不打算继续装哑巴了,他问我:“你们认识多长时间了?”
我怎么听怎么感觉他这话有点查户口的意思,我说:“不到……两个月。”
他皱了皱眉头把腿架在另一条腿上,倚在后座上。
“你俩同居了吗?”
“只是住在一起,行吧;我们还没有发展到那程度。”
他看起来更加不高兴了。
“康纳可能有一点傻。多担待点。”他恨铁不成钢的说。
我明白了,这个900他娘的是兄控。
兄控的这种人你不要想和他处好关系,因为你从根本上就已经招惹到他了。
我俩终于被拖车弄回家时都凌晨了,我整个人都疲惫的要命。
打开门以后sumo热情如火的扑向了900,把他当成了康纳。900一个闪身就躲开了,看起来不怎么喜欢sumo,sumo疑惑的看了看他,终于认出此康纳非彼康纳,冲着他汪汪的叫开了。
900甩都不甩它,也不怕sumo咬他,径直绕了过去在沙发上找了个没大有狗毛的位置坐下。sumo穷追不舍的跟着他咬,他伸出手来弹了一下狗鼻子,sumo就痛的呜呜直哼,转身跑了。
“康纳平时睡在哪?”他说。
我心说康纳哪睡过觉啊,他都是在沙发上搂着狗。但是我存心不想让他高兴,我就说:
“我的床上。”
他扶了一下额头,痛苦的闭了闭眼:
“你们又不是情侣关系,为什么要睡在一张床上?!”
“早晚的事。”我耸耸肩说。
他凶狠的斜了我一眼,大概认为我是一个时刻想着拐他兄弟上床的老流氓。但是他又不能说什么,毕竟他兄弟也不是个未成年,这下子可把他给憋的太痛苦了。
我这才有点高兴了,转身进屋把门一关,让他自己找地方睡去吧。

雪又纷纷扬扬的下起来了。天色还算明亮,看来这雪也没什么下头。
马库斯与卡尔在大宅中对弈。室内温暖如春,金丝雀儿悠扬的啼鸣着,两个人心情都不错。
卡尔,明面里的艺术家,暗地里的上一任圣父。马库斯是他收养的儿子,接任了他的职务,而他因为腿部瘫痪,只能避居家中,从此远离与阴影交锋的生活。
马库斯只是隐约知道,他父亲的腿伤是因为轻信了一个吸血鬼男人,再详细的就怎么也问不出来了。
他认为吸血鬼只是一台冰冷的吸血机器,而卡尔总是不置可否。卡尔是个好父亲,并不想把自己的人生信条强加在儿子身上,而是希望他自己感悟。
他俩的悠闲时光终止于被按响的门铃。
马库斯过去开了门,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夹克的青年立在门口,手里夹着一个礼品盒。雪花落在他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上,一双刚灰色的眼睛冷冰冰的看着马库斯。
那张酷似康纳的脸立即让马库斯的警惕值拉到最高。
“你是谁?”马库斯沉声问。
“我是900。是康纳的兄弟。我今天来,是带着卡姆斯基的命令来的,他有事要和你们商量。”
马库斯压根不想让他进来,毕竟手无寸铁的老父亲就在背后。然而卡尔听见了,他远远的在背后叫道:“让他进来,马库斯!”
马库斯没办法,只好侧身让开。900也不客气,径直走了进来,还撞了马库斯的肩膀一下。两人看看对方,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迸射的火花。
“卡尔先生。”900走向放着棋枰的桌子,在马库斯的位子上坐下了。
卡尔说:“既然来了,不如先跟我下盘棋?”
900顿了顿,说:“好吧。”
两个人下了两盘快棋,你来我往,马库斯在旁边看着。两局棋都是平局,卡尔笑笑,让马库斯过来和900下,自己坐在正对面看棋。
900的棋路立马不一样了,步步紧逼招招致命,一下把马库斯给逼了个手忙脚乱。
卡尔暗忖马库斯一定是哪里得罪了900,900这不爽简直都写在脸上了。
马库斯在最后几步绝地翻身,最终险胜。他把棋枰上的棋哗啦一推,逼视着900:“你到底是来干嘛的?!”
900挑起眉梢,讽刺道:“艺不如人,圣父就吠开了?”
马库斯气坏了:“去你的,明明是我赢了!”
“哎,马库斯,有点风度!”卡尔急忙喝止道。
马库斯悻悻的放下棋子,抱着胸不说话。900白了他一眼,把那个礼品盒拿过来,递给卡尔。卡尔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对珐琅鸟罐,还有一沓资料。
卡尔拿起资料来翻了翻,递给马库斯。
卡尔问:“他怎么样?还是老样子么?”
900说:“他没什么改变,还是避居世外,搞他的研究。”
“你们两个似乎有过节。”卡尔看看他俩说。
900非常直白:“他派人暗杀康纳,还派个孩子去,令康纳的身体和内心都严重的受到伤害。”
马库斯反驳道:“要是他不垂涎爱丽丝的血,能凑过去被她戳一刀么?”
900皱眉怒视马库斯:“他只是想帮她!你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太无耻了!”
“谁知道他是想帮她还是想吃了她?”马库斯针锋相对。
“我兄弟没有那么饥渴!不会看见个人就往上扑!”
“他杀的人算算也不少了!”
“他总归没有杀过孩子!”
“谁知道他这次是不是想开开荤!?”
900这下也气坏了,抓起个棋子就扔在马库斯脑门上:“滚你妈的吧!”
马库斯跳起来就抓住900的领子把他提溜起来,卡尔不满的喝道:“够了!你们两个怎么回事?!”
马库斯放下900,拽着他的领子把他从桌子那边拽到一边。他拿起那叠资料往900身上一拍:“拿着你们的阴谋,从我家滚出去!”
“这不是阴谋!卡姆斯基是有诚意的!”900说。
“吸血机器能体会到人的感情和记忆?”马库斯冷哼一声:“你们就鬼扯吧!”他推搡着900:“出去!要不我动手了!”
900向卡尔伸出手,想获得他的认同。
而马库斯却以为他要对自己的老父亲下手,情急之下抓起一旁的水果刀,一个飞扑把九百压在了钢琴盖上,一刀把他的手钉在了上面!
900啊的痛吼了一声,而马库斯拔出腰间的炼金匕首就要去掏他的胸膛,他急了眼,探头一口咬在了马库斯的脖子上!
马库斯也疼的大吼了一声,拿着匕首就捅900,扎在了900锁骨和肋骨间的缝隙里,居然卡住了,使劲拔也拔不出来。
900让他这几下弄得疼了个半死,狠命一抬手把刀子从木质琴盖里拔了出来,起身拿肩膀猛的一撞,把马库斯掀翻在地。两个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团,场面极其混乱。卡尔急得直拍轮椅把手,又没法上去帮忙,只能徒劳的喊着:“你们给我停手!停手!”
马库斯个头比900要高一点,也比他壮,压来压去还是他占了上风。他一个翻身跳起来,抓住吸血鬼的后领子就往外拖,把900扔在门外的雪地里。门自动在两人身后关上了,他用脚踩住900的肩膀用力一拔把匕首拔了出来,指着900的脸说:“你听好了,两国交兵不斩来使,回去跟你的什么卡姆斯基说,不要耍什么阴谋诡计!否则来一个我杀一个!”
900的回应则是忍着痛抬起身子就是一个大嘴巴子,用力之大都给马库斯抽懵了。他用力一拽马库斯的领子,两个人鼻尖对鼻尖,900愤怒的吼道:“疼死老子了!!你他妈说拔就拔啊!!”
马库斯也吼道:“你们又没有痛觉!我拔就拔了!”
“谁说我没有!!!”900吼道:“我他妈读到你刚才还在想老子的屁股还算不错!!!你这个虚伪的混蛋!!”
马库斯大吃一惊,一把推开900站了起来。900还想挺身抓住他,奈何肩膀实在是痛,一抬身子就差点把他疼晕过去。他只能躺在雪地里徒劳的喘气,马库斯在一旁踯躅着,不知道要拿他怎么办好,这时候卡尔终于打开门自己推着轮椅出来了,冲马库斯喊道:“快把他扶进来!”
马库斯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跺了下脚凑上前去扶900。奈何他似乎实在是伤的不轻,刚才凭着一腔愤怒势若疯虎,这会儿躺着倒了倒气,一下子就泄了劲了,死活爬不起来。
马库斯嫌他麻烦嫌的要死,但是也没别的招,人是他捅的,只好心一横把900打横抄了起来。900憋了憋劲还要伸着两个手去抓他,马库斯啪的砸了他屁股一下:“你快给我消停消停吧!”
900气的脸都红了,但是现在命捏在人家手里,也只能老实点。他一路拿那双钢灰色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马库斯,马库斯瞟了他一眼,都被他给气笑了。

我……我需要一个评论和亲亲我才能爬起来继续肝……

评论(12)

热度(77)